霜天

吃得下全世界的安利

【药鱼】庄周你为什么要拉我电闸

*cp扁鹊x庄周
*别系安全带了,急刹车
*依然是抽到的首尾,依然是小学文笔。

停电了。
扁鹊气得攥紧了手里的药瓶,这下好了,研究必须中止,在继续供电或者天亮之前,他什么也干不了。他转身看了一眼熟睡的庄周,停电什么的,怕是对这家伙没有一点影响吧。
啧,这种日子倒还真是悠闲自得呢。
扁鹊越想越气,索性向后一倒,摔在鲲身上。身体接触到了一些布料,他并没有在意,大概就是压到庄周了吧。他们都很瘦,能够感受到对方的骨头,有些硌得生疼。
庄周根本没有睡着。他一直躺在鲲上,看着扁鹊在那里忙碌。当视野突然被黑暗充满,他也并不慌张。只是扁鹊躺到他身上的时候,他很想说一声,越人你挪一下,压到我腰了。
扁鹊转头看向庄周,后者连忙闭上了眼睛。庄周长得有些秀气,刘海遮住了一只眼睛,却没有影响到他的脸部线条。他总是很慵懒的样子,像小镇里的猫,总是闭着眼蜷在一个角落里,对身边发生的一切不闻不问。
感受到了扁鹊的注视,庄周装不下去了。他轻轻睁开眼睛。
“越人,怎么了?”他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疏懒,带着几分磁性。
“还能怎么了,停电了啊。”扁鹊忿忿地回答道,研究被打断令他十分不满。
顺手把庄周搂到怀里,他继续自言自语着。
“家里也没什么能发电或者照明的东西,这时候停电真是烦人……”
庄周没有注意听他说了些什么,而是蜷缩着,他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和冰冷的语气完全不同的是,扁鹊全身都是温暖的。
庄周感觉自己真的要睡着了。
扁鹊把一只手随意地耷拉下去,指尖触到了一个东西。他转头看了一眼电闸,果然已经被关掉了。
有机会拉电闸的,也就只有这一个人了吧。
“子休?电闸是你拉的吗?”
庄周抬头看了看他:“我不知道啊,也许是鲲不小心压到了吧……”
鲲:这个锅我不背
在两人旷日持久地僵持不下之后,庄周终于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我……我就是想让你陪我一会……”
下一秒,他就感到自己被横抱了起来。
“欸?越人你要干嘛?”
“当然是陪♂你啦。”
坏孩子要受到惩罚。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