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天

吃得下全世界的安利

半小时摸鱼。纯原创。
是后续要写的原创其中的两个主角xxx只会画一点火柴人真的hin崩溃乐……似自家女鹅!最后2p是妹妹的服设也就是咕咕了的制服。姐姐的服设还没完全想好所以是三次的姐妹的常服orz
如果说她们的设定有和柴圈一些太太出现雷同的话请务必告诉我……如果重合率较高我会大改或者直接删掉我自己这边的孩子!!我宁可让她永远消失也不会让她被怀疑抄袭der……

*早期作品处刑……是学院设,ooc恋爱脑预警

银白色的体育馆近在眼前,已经可以听到里面传来的一阵阵欢呼与惊叫。还真是很受欢迎啊。
相同式样的黑白卫衣,一个个身影从场地中掠过。翻转,飞跃,翩然落地。看不清他或她的身影,只听到滑板与地面接触的声音,以及他们带起的风声。冲撞,碰触,擦身而过。来不及思考是不是意外,主角就已经出现在场地的边缘。他这才看清为首的那个男孩——金发,反重力呆毛,还有大西洋一样深邃碧蓝的双眼。
一转头,他在人群中捕捉到了另外一个男孩,浑身上下散发出的与年龄不符的优雅稳重的气息使其与周围显得格格不入。亚瑟·柯克兰就坐在人群中,睁着那双绿宝石般的双眼。他还不知道自己即将成为重头戏的主角,更不知道那宝石即将坠入幽蓝的海。
表演结束,那个男孩站在队伍最前方,汗水顺着脖颈流下。
“如大家所见,这里是体育社。我们没什么长篇大论,没有什么教条,我们所做的只是挥洒汗水。我们欢迎每一位新生的加入。这就是社长让我传达的全部,有意向的人一会到hero——旁边的这位小哥那边填表!”
……是个很皮的孩子呢。
突然,他压低了声音再次开口。
“另外,借这一次机会,hero还要说一件事。
“学生会长亚瑟·柯克兰,我,阿尔弗雷德·F·琼斯,不想再当你的铁哥们了。
“我喜欢你。”
亚瑟·柯克兰完全楞在了原地,直到阿尔弗走过来一把将他揽入怀里:“再不说话HERO当你默许了XDDDDD”
前者依然沉默着,似乎小声说了一句什么。

于是我看到他们携手走过校园里的主干道,看阿尔俯下身说的悄悄话和亚瑟红透的耳尖,看阳光下年长者的训斥和大男孩的笑颜,看叶隙间依偎着的身影,看校园角落里的那个热吻。也许那年纪稍长的一方是羞怯的,而更为主动的大男孩则直接忽视了这份羞怯。
初秋的阳光洒落在林中,斑驳光影下,他倚在树下轻闭着双眼,听风吹落枯黄的叶,光芒透过叶隙映在他的脸庞,照耀着那一头沙金色的短发。
于是另一个人将手环上他的肩膀将他搂在怀中,低头嗅他发间清淡的茶香,轻轻啃咬着他微红的耳尖百般挑逗。
于是他睁开了一只眼,看着对方如同大型犬一般在自己身上蹭着,四处舔舐,留下一道道水痕。
“喂,你是金毛犬吗,这么爱舔人。”
“亚瑟先生的家养男朋友,汪。”
end.
————碎碎念————
发布过程可以说是十分曲折了www一开始是连载的一部分然后大纲咕咕掉了只剩了几个短打(被打死)于是发到了同好群里也并没有几个人看……好的是我没水平只会写恋爱脑。然后就放到知乎去答题了(谁给我的勇气梁静茹吗)
最后放到真正写文的账号来了!交上党费我就去安心写原创!

帝都第五人格招人——

占tag歉

米娜桑好,这里霜天,坐标帝都,7月12号出第五人格cos,已经找到妆娘、摄影君和后期君。现在想招募可以出空军、祭司、慈善家、佣兵、幸运儿和小丑的小哥哥小姐姐们,道具假毛和眼睛统一购买,服装鞋子自理,因为霜天沉迷码字所以大家加团长悲欢十三夜的QQ3077449866

【法加】成人礼

*只是个段子

*cp法加,一句话米英

*感谢挞爹搭救

礼花在人们手中绽放,昏暗的酒吧里传出一阵阵欢呼。

“小马修不来和哥哥喝一杯吗?”弗朗西斯倚在吧台旁边向身边人说着,“毕业也好成年也好,只有这一次哦。来吧,小亚瑟可是有人照顾了,不用你费心。”

马修只是低着头。能够注意到自己也好,无微不至的照顾也好,努力让自己融入集体也好,弗朗西斯于他来讲总是那么特殊。

又那么重要。

无妨。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淡金色液体流过喉咙,传来一阵混着苦涩与辛辣的味道。有点难受。

“第一次喝酒吗。没事的,渐渐的就习惯了。”

渐渐的就会习惯吗,就像他可有可无的存在感一样吗?

对方俯下身来将脸凑到他身前,投下一片阴影,压低了嗓子向他发出邀约。“似乎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不是吗?”

于是他们离开嘈杂的吧台,在夜幕的掩饰下回到弗朗西斯的公寓——或许这里将会是他们共同的“家”。至少现在这里是最好的地点。对于把自己的兄弟丢在酒吧应付那个醉鬼,或许他还怀有一点歉意——但是他也有他的自由,而且那似乎是阿尔弗的责任所在。

他们倒在一起,胡乱将衣服扯下。他们那种无处不在的温柔或是谨慎也许曾经让彼此感到无所适从,但至少从这一刻起,这一切都是那么可爱。

“如果很痛就和我说吧。”弗朗的金发垂到马修脸上,“我会温柔的。”

tbc.

•终于交了点党费
•法贞,ooc严重,注意避雷
•梗源空间
•再不写文粉要掉光了所以码了个段子
•很短,我认为不虐

时至今日,鲁昂上空笼罩的浓烟,以及那火光,是否依然在他眼前浮动着呢。
那个女孩,你还没有忘记吗。

这罪名她已不必再背负,她拥有她的荣光,她的信仰。
就是你啊,法/兰/西。

她已经为你献出了她的一切,而最终她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就像你们再次相见时那样。

『这种法律……有什么价值呢』
【……】
『……是为了她吗?』
终于还是没有人说破吧,但是每个人心里都已有了答案。

“如果已经订婚或定婚,允许与尸体结婚”
真是荒诞不经的法律……对吧?可是又有谁知道,这是多少泪水,多少悔恨。每个事物都有它存在的理由,无论是不是被众生所理解。
在每个危难的时候,在自己独处的时候,痛彻心扉的爱意。
很抱歉,国家的生命和记忆都是永恒的。你永远不会忘掉她,也永远不能。
所以允许人们,允许自己爱上一具尸体。
『若我爱你,生生死死世世。』

她已经再也听不见了,你的誓言。不过啊,她既然决定了拯救你,就必然失去一切亦无怨无悔。

好了。结束了。没事了

接上。新情况。我无F**k说。B站,B站。

如图,大概就是这样了,请帮忙举报这个视频可以吗,求求各位了,它本身就涉及到侵权,也严重影响了舞台剧的利益。APH是我的入腐作,追的第一部番、萌的第一对cp、喜欢的第一篇同人、第一次为二次元笑和哭,都是APH相关,几乎就是我毕生的信仰。我知道我就是个小透明,也没什么人气,但我还是要说一下。举报也好扩散也好,拜托了大家

温馨提示,如果大家上网搜图片,请一定打角色全名。我就偷了个懒没打全名(考虑到他们名字的常见程度而打了姓氏)
惊吓伤害-1000000(º﹃º )

私心tag乱打w亮点自寻

【邦良】我是你的互补色

*植物学家邦x油画家良
*梗是原创的,油画互补色和花语,是很喜欢也很想写的梗,也不知道有没有撞
*半次三十粉点文,这边发一下混更
*清水甜饼,ooc有
*顺便求扩列
吊灯轻轻摇曳着,柔和而昏黄的灯光倾洒在画布上,朦胧了画面。空旷的画室里,一个人站在角落里,往画布上涂抹着色彩,在厚重的画板的映衬下,那人的身影越发显得单薄了许多。夜幕渐渐笼罩了小镇,窗外只剩下了无尽的漆黑。笔尖轻巧地提起,张良放下了手中的调色板,转身走出了画室。
独自一人走在静谧的街上,多数人家已经熄灯,只有一个窗口还散发出灯光,窗帘上映出各种植物的影子。张良听人说过,那个房间里住的似乎是个植物学家。
艺术和科学,大概是格格不入的两种领域吧。就算是邻居,他们也从未谋面,对于对方那个陌生的世界漠不关心。他们每一次都那么接近,每一次又只是路过。
第二天清晨,他没有直接赶往画室,而是走向了附近的植物园。他不喜欢那些在温室里娇生惯养的花朵,它们被人悉心照料着,看上去有些不自然,但是不得不承认,它们同样也美得有些不真实,令人向往和爱慕。
没有什么比它们更适合成为一幅画。
不知什么时候,一个人出现在他附近,小声地自言自语着,说着一些“这种植物根本就不能这么种植”“连指示牌上的拉丁文学名都写错了,这些人是有多不专业”一类的话。
他瞟了对方一眼,那是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植物中间,紫色的头发极其显眼。
“只是一个标牌,很重要么?”他走过去问道。
“也许对于不懂他的人来讲,无足轻重。但如果是我的话……当然。”
为什么?他终究没有问出口,而是猜测起对方的身份:“你很专业吗?”
“研究植物是我的职业。”
看来这就是那位邻居了吧。张良抿了抿嘴,悄悄离开了。
后来,他开始不自觉地注意着对方,渐渐知道了关于对方的一些事情,也知道了那人的名字:刘邦。
他们偶遇的次数逐渐多了起来,也越来越熟悉,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刘邦送了他一束紫罗兰,被他小心翼翼地摆在画室的桌子上。工作的间隙,他也会认真地伺候着那些花,看着它绽放。
渐渐地,他们变得形影不离。
他在画一幅风景画,他将用它去参加一个比赛。画中江面上的雾气将会是一大难点,对于油画来说,烟雾弥漫的感觉是很难表现出来的。没有以往那种熟悉的鲜艳颜色,无论是什么,都必须偏灰色。高灰的颜色很难表现出旖旎的风景,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调色调到疯的未来。
油画颜料里没有灰色,互补色将会是极其重要的元素。他不喜欢用黑和白调色,黑色太容易影响其他颜色,毁掉整幅画。剩下的常用互补色就只有三组:红和绿,蓝和橙,或者黄色和紫色。考虑到油画颜色不能调匀,他终于认命一般放弃了前两种方案。
绘制的过程一度陷入了瓶颈,对于颜色的要求从来没有这么苛刻。他把笔扔在画布旁边,感觉心灰意冷。
“我想放弃。”他是这样和刘邦说的。“也许是我自不量力吧,这幅画的难度太大,我……我想我做不到。”
突然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刘邦把头埋在他奶白色的头发中间,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
“我相信你。”
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真的相信了这四个字,竟然真的更加努力地绘制着那幅不可能完成的画。他认为自己一定是疯了。可是,刘邦的身影和声音一次次出现在身边,那种语气使他安心。他不自觉地依赖着刘邦。
就算是哄小孩的话也好,就算只是一个谎言也好,只要是你,我就愿意相信。
他最终还是如愿拿到了第一名。比赛结束之后,张良走出赛场,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站在门口的刘邦,以及他手中捧着的花朵。
回去的路上,他低头看向花束,明黄的丝状花瓣,看上去有些像啦啦队员的手花。
“良良……”
“嗯?”他抬头看向刘邦。
“我喜欢你。”
长时间的沉默。刘邦曾经准备了无数说法,但是直到站在他面前,才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口,才明白爱意无法用语言表达。是什么时候爱上他的,已经记不清楚了,只知道自己迷恋着他的一切。
他笑了,扑到刘邦怀里,在后者唇上印下一个绵长的吻。空旷的楼道里,黄色和紫色的身影拥抱着。
他知道刘邦的心意,一切都藏在了花里。紫罗兰意为“对我而言你永远那么美”,而永恒的爱则是手中那束鳞托菊的誓言。
不需要回应,也不需要拒绝。
爱就是唯一的理由。
我们是对方的互补色。